谢谢阅读,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,不定期删除,敬请及时阅读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县局会议室内,工作组所有人员依次坐好,和上次一样,杨正和高首被安排坐在姚梅身边,介绍的时候只是简单的“特派员”三个字,没有再多说一句,也没人多问,就好像两人可有可无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杨正知道被当成了外人,如果不是上面下了命令,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存在,想想也能理解,军方内部的抱团同样如此,换成自己也一样,并不在意,还乐得被排挤,这儿么一来,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都不会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会上,县局安排了工作汇报环节,接到市局的拦截任务后,县局这边抽调干警迅速出动,但还是晚了一步,肇事车抢先进入山区,盘山公路没有监控,目标走的又不是高速,大家追击了一段距离,并没有发现目标,关卡同样也没有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换言之,目标在沿途消失,至于去了哪儿,没人知道,一份交通图发放下来,上面标注了目标曾经走过的路线,进入山区后没有标注,而山区交通网络同样四通八达,许多分岔道路通往大大小小的村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杨正仔细看了一会儿,从山路入口到关卡这段距离有一百多公里,分岔路口近百处,分岔路还继续分岔,就像一张网一样延伸出去,而大大小小的村寨更是数不胜数,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成为目标藏身之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主干道穿过一些村子,临街的房屋改成了饭馆,修车铺等等,肇事车只需要冲进修车铺冲洗一下,换个车牌,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出边境关卡,没人能识破,也就是说,肇事车这条线彻底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凶手已经死了,查不到身份信息,肇事车也跑了,同样查不到任何信息,案子到这儿就彻底断了,杨正沉思着,推敲着,时不时听一下大家讨论案情,没有打断,没有干扰,就像小透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会后,大家纷纷上车准备撤离,县局宁靖热情邀请大家吃了饭再走,已经到饭点了,兄弟单位安排去食堂吃个饭,联络一下感情也属正常,只要不是出去大吃大喝,工作餐还是允许的,符合规定,但魏明要走,大家没再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车队缓缓驶出县局,顺着公路往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个多小时后,大家回到临时指挥部,车队依次停好,大家纷纷下车,直奔食堂,自助餐,简单,实惠,杨正和高首也饿了,随【无龙敌】着大队人马来到食堂,拿着餐盘取了些吃的,然后到靠窗的位置坐下,慢慢吃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魏明、黎峰和姚梅也过来,取了些食物找位置,看到了正在床边边吃边聊的杨正和高首,魏明脸色讶异地说道:“黎厅、姚局,咱们的特派员倒是尽职尽责,这半天下来倒是没有干预我们工作者破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我还担心呢,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派俩毛头小伙过来,不是我看不起年轻人,归华市的局势有多复杂,别说他们,我们都没底,真要是乱来,肯定影响办案,只要他们不乱插手,事情就好办很多。”黎峰沉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还说不是看不起年轻人?黎厅,不是我说您,您怎么知道人家不熟悉当地情况?又怎么知道人家没有能力?我觉着这俩年轻人挺不错,沉稳,懂规矩,就凭这两点就比其他同年人强。”姚梅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哦,看来您对他俩很了解?”黎峰好奇地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不敢说了解,我也是今天第一次见,从省厅过来时同一辆车,仅此而已,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。”姚梅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知道您是心理专家,行为专家,能得到您的肯定,看来应该不简单。”黎峰笑呵呵地说道,看向杨正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,或许这一刻才真正重视了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魏明听着两人谈话,想了想,说道:“我过去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说着,魏明端着盘子走了上来,在旁边坐下,放好盘子,看着好奇看过来的杨正和高首笑道:“两位特派员,可还习惯?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尽管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已经很好了,谢谢。”杨正看着对方平静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那就好,不介意我坐这儿吧?”魏明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当然不介意。”杨正平静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谢谢,这里的饭菜还吃得惯吧?你们可是上面来的,照顾不好,可不要打我们报告。”魏明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杨正听出了对方的试探,笑道:“这里的饭菜很有地方风味,我还是第一次吃,味道很好,估计得长几斤肉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魏明一听是第一次来,也不知道真假,问道:“第一次来?那你得好好转转,这里比不上大城市,但也有些不错的地方可以去看看,比如边关城楼,承载着许多年的历史,值得一看,还有各种小吃,各种特色礼品,很不错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是吗,那我俩得好好去看看,不知道能不能安排辆车?”杨正顺势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车啊?”魏明想了想,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这个有些难度,工作组的车辆原本就不够用,很抱歉,不过,这里有租车公司,要不我让人帮你们租一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那就不用了,我们自己来,办案经费可不能用在私人身上,传出去不好。”杨正客气地拒绝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也是,这个影响还是要注意的,特别是你们身份特殊,传出去了确实对你们俩不好,不过,一辆车而已,花不了几个钱,我私人出了。”黎明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谢谢,我们自己来吧。”杨正客气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也行,有什么困难找盛意,或者直接跟我说。”魏明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好的,谢谢魏厅,我们吃完了,先走一步。”杨正笑道,起身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慢走,晚上有个碰头会,小范围的,就是针对接下来的工作大家聊聊,八点开始,在我房间,你有空就过来吧。”魏明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不用了,要是有会议纪要,回头把纪要给我看看就好了。”杨正客气地拒绝道,丢给高首一个眼神,朝外面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高首跟上去,两人走出食堂,顺着走廊往前,然后上楼,一路没有说话,等到了房间,杨正拿出房卡开门,高首跟了进来,顺手关好门,这才急切地问道:“你刚才什么意思?为什么不参加他们的碰头会?”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书要支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锘?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