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之庶子风流 正文卷 第七百七十六章 后记(7) 屋外风吹凉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谢谢阅读,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,不定期删除,敬请及时阅读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崇康十四年,大年三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是旧历的最后一天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早起,贾琮由宝钗、莺儿服侍着起身,在皇庭中随两名道教师傅练过养生功后,前往慈宁宫并咸安宫见过太后、武王,最后回至明德宫同黛玉、叶清、平儿一道用过早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道教还是有些真东西的,抛去修仙炼丹,就养生一道,尤其是房中术,颇有建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吃罢早膳,贾琮便带着黛玉、平儿、叶清、宝钗、探春等并东宫诸新秀一并前往慈宁宫和咸安宫,贴对联儿,迎门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看着浩浩荡荡的一众孙媳,又有大宝小宝两个重孙,好热闹一大家子,太后笑的合不拢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等贾琮亲自动手为慈宁宫贴上对联和门神后,留下诸女陪太后过除夕,一起包素馅儿饺子,他则去了内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京城各衙大都已经封印放假了,唯独内阁依旧运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不过,就是内阁,原本也只留下一个当值的,其余人回去过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整个京城的官衙,除却一些维持治安的衙役和京营,也只有宫里的神策军在当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而今日,贾琮给自己和内阁诸阁老们定的任务,就是给这些当值的神策军并衙役、京营们,拜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蒋老将军,新年好,辛苦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大明宫正北门玄武门内,八千早已更换好新衣新甲的威武禁军个个身如劲松,面容激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左神策军神武大将军蒋克宁更是老当益壮,身披重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看到相隔十数步外贾琮就率先招呼问年好,给足了蒋克宁体面,这老将老脸动容,虎目泛红,一个大礼拜下,声如洪钟般还礼道:“老臣恭请太子殿下金安!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八千虎贲【敌龙无】“哗”的一声齐齐拜下,阳刚之气直冲云霄,声震皇城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恭请太子殿下金安!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诸卿平身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身着杏黄龙袍,面带和煦微笑,声音明朗的叫起后,又亲自去搀扶蒋克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般做派,让八千神策军都感动莫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看着众人,大声道:“时值佳节,众将士仍忠于职守,任劳任怨,士气高昂,孤深敬重之。孤有诸卿护卫,方得无忧!今日,孤与内阁诸阁臣,与孤之太傅,一起来给诸卿拜年,恭贺新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仗义每多屠狗辈,武卒多重义轻生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能得当朝太子领宰相来拜年,这些禁军们,真真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要知道,就算是那些清贵的京官老爷们,一辈子又能面圣几次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寻常的五品官员,几乎一生都没机会近距离面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更别提给他们拜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蒋克宁再度军礼跪拜在地,大声哽咽道:“能得殿下如此礼遇之恩,卑将安敢不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没等数千虎贲效仿,就先一步扶起蒋克宁,笑道:“孤信老将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又对神策军大声道:“虽诸将士不能回家过年,但孤已经安排宫人,前往诸将士家里,送去了年货。孤让人代孤问你们高堂父母年好,并告诉他们,孤感谢他们!感谢他们,生养出如此忠诚的儿子,孤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万岁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万岁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万岁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八千虎贲再难掩心中激荡,万岁之声脱口而出,随成排山倒海之势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人说,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大丈夫纵横天下,戎马一生,所求者,不过光宗耀祖,封妻荫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们虽还做不到封妻荫子,但有圣太子亲自派人去家里送年货褒赞,足以让他们光宗耀祖,大开宗祠,上告列祖列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一刻,纵然这八千虎贲禁军中有心思灵活者,知道贾琮这般做派是为了收买军心,可事已至此,他们也依旧难掩感激之心,生出誓死效忠之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更别说绝大多数心思质朴的军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赵青山、林清河等内阁阁臣不远不近的站在贾琮身后,看到这一幕,无不心中感慨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们甚至都已经接受了民间戏文和说书先生话本里对贾琮的称呼了:天生圣太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若非天生,又怎能在这个年纪,就有如此帝王之道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还是北衙禁军,等到了南衙,到了京营,到了市井上的衙役,一日下来,虽然十分辛劳,却收尽军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只要贾琮不犯下滔天大错,只要他继续这样走下去,这些军卒,就会成为他最忠诚的战士,乃至死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皇统固若金汤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戌时时分,漫城都已响起了炮竹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在慈宁宫派出第八波宫人,甚至直接威胁起内阁首辅太子太傅赵青山时,这糟老头子再不放人,太后就罚他去慈宁宫跪着挨训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赵青山哭笑不得,和其他阁臣好歹劝了贾琮,打消了他和奋武营将士共吃年夜饭的打算,送回宫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饶是如此,奋武营上下都无不感动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戌时三刻,贾琮回至慈宁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见他归来,上下都海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见过太后后,太后又将赵青山之流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只说他们欺负太子年幼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别说叶清知道怎么回事,连黛玉等人也瞧瞧嘲笑贾琮,又让前朝的官儿替他背黑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好在没一会儿太后就忘了这茬儿,给贾琮看起了他媳妇们包的饺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黛玉宝钗她们虽皆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,但心思灵慧,只瞧了几遭,就包的有模有样,很得太后赞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也挨着赞了一圈儿后,目光落在半倚在一张香妃榻上的叶清,好奇道:“你的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叶清更好奇:“那你的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抽了抽嘴角无语道:“我怎么会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叶清也抽了抽嘴角无语道:“你都没有你问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这小两口,就和说相声一般,一逗一捧的拌嘴,逗的太后、黛玉等人笑的合不拢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倒是让宫廷选秀进来的五十多名佳丽看直了眼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虽她们早就有所耳闻,这位太后侄孙女儿非同寻常,却也没想到竟这般超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然后就听坐在太后身边的太子妃小声怂恿道:“叶姐姐,你唱那个,你唱那个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叶清没好气白了黛玉一眼,又觑了贾琮一眼,哼哼唱道:“穷酸背时又倒灶,散伙散伙早散伙,散伙老娘我就乐逍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还没唱完,太后就搂着黛玉笑出了眼泪,还直呼贾琮:“等她生了,好生教训教训她,是哀家娘家侄孙女儿也不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呵呵笑着应了,又与笑的面红气喘的平儿、宝钗、迎春、探春、湘云等人一一示意后,目光在东宫诸秀面上扫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论颜色,这些从各省挑出来的女孩子,都是绝色佳人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一双双充满爱慕和敬畏的目光,更是让贾琮心中陶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百花齐放便是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最后,春意盎然的贾琮让人去煮了饺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而后一起服侍着太后吃了团圆宴,太后身子已经太衰老,最后一个饺子都没吃完,就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亲自领着宫人送太后去歇息后,又领着一众女孩子,乘坐御辇宫车前往了太液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那里早有宫人用玻璃风灯点缀满了三座仙山,更有两座皇家天灯似矗立云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栖凤阁内早就生起了地龙,又有千余盆鲜花锦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热闹的除夕夜,才刚刚开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等按各自的身份落座罢,看着这恍若天上仙宫的太液池,贾琮身边的黛玉忽道:“三哥哥,今儿可有佳作没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此言一出,不止围着贾琮一圈坐的贾家女孩子,连各外一圈儿的新秀女们,都纷纷亮起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尤其是宁羽瑶,更是呼吸略略急促的看着贾琮,目光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她便是从那阙《木兰辞·赠杏花娘》起,就深深迷恋上了贾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当世还不比后世“进步”,女孩子有诸多选择权,在这个时代,大多数女孩子的喜欢,都是爱之如棋,落子无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哪怕之后发生了许多不好的事,但宁羽瑶对贾琮的爱慕,却随着那一阙阙清臣词,在步步加深,到无法自拔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听闻此言,再看看周遭忽然静下来的佳丽,和那一双双放着异样光芒的美眸,他呵呵一笑,点了点头,道:“倒是有一阙新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哦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一阵惊喜的欢呼声陡然响起,连叶清都笑着催促道:“快快吟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持一盏御酒起身,笑道:“是上天赐予的姻缘,才让我们一路走来成为了一家人,我感谢这份天意对我的厚爱,饮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此番话一出,连叶清都站起身来,举一杯清水,同众佳丽一道,一饮而尽,而后目光灼灼的看着贾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贾琮透过玻璃宫窗,看着外面的美景,负手而立,朗声诵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蛾儿雪柳黄金缕。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众里寻他千百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灯火阑珊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诵罢,他目光先落在身边的黛玉面上,与那双似氤氲着朝露的美眸对视片刻,微微一笑后,又一一看过灯火下的叶清、平儿、宝钗、探春、迎春、湘云、惜春、宝琴、晴雯、香菱、春燕、可卿及宁羽瑶、叶蓁、于婉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栖风阁外,一簇簇冲天而起的烟火,绚烂夺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男儿至此,终不负此生抱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PS:大结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还有些尾巴,就在群**里写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姐姐们,妹妹们,嫂子弟妹侄儿媳妇们,咱们下本书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嘿嘿嘿……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ddddddddddddd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中自有千钟粟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车马多如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傲不可长,欲不可纵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看完一本!!!!!!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题颇具新意,内容紧凑,情节跌荡起伏,人物特点分明,关键处,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题颇具新意,内容紧凑,情节跌荡起伏,人物特点分明,关键处,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文章读过以后是一种享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锘?/div>